现在位置:首页 -> 地名文化 -> 地名研究 -> 正文
【字号:||
海岛上的传说与真相到底有多远?
发布人:admin 发布时间:2015-11-26 15:14 来源:本站原创 访问:

  央视播出的科普片《海岛迷踪》引出的话题

  海岛上的传说与真相到底有多远?

  听市地名办主任王建富的讲述舟山的一些传说和地名之间的联系

  3月16日,由国家海洋局与中央电视台联合拍摄的科普片——《海岛迷踪》在央视科教频道(CCTV-10)《走近科学》栏目播出。该片以舟山作为主要拍摄场地,以舟山滩浒山岛海岸线变迁为切入点,从民间流传的“塌东京,涨崇明”古老传说出发,通过科学调查与考证历史方法,破解杭州湾北岸海岸线变迁的历史,揭示传说与史实之间存在的客观联系。

  舟山市地名办主任王建富是此次前往滩浒山岛的考察队中的一名特殊的队员,他既是地名工作者,也是国家908重大专项海岛调查项目组的一名工作人员,《中国海岛志》浙江第一分册、第二分册副主编,在此次考察中,考察队有哪些新发现,舟山还有哪些传说与地名有联系,或有待人们去考证?这里,我们来听听王建富是怎么讲述的。

  

  

  《海岛迷踪》回放:讲述的是“塌东京,涨崇明”的古老传说

  历史上的舟山,真的存在一个被海水淹没的东京城吗?它与崇明岛之间有着怎样的关联?

  为什么小小的滩浒山岛吸引了人们这么大的注意呢?是源于“塌东京,涨崇明”的传说。传说,古代在舟山有一个都城叫“东京城”,因为城里的老百姓道德败坏,天神想要惩罚这里的人们,准备用海水将这里淹没。城里一个叫葛玄的小伙子因为朴实善良得到了天神的指点,在海水将要淹没大地的时候,带着母亲逃到了一座山上,而海水就在那座山脚下停住了。在东京城陷入大海以后,在长江口忽然冒出一个岛屿,这就是现在的崇明岛。

  崇明岛是我国除台湾岛、海南岛以外的第三大岛。崇明岛是由长江及其支流携带的泥沙堆积而成的岛屿。据历史记载,崇明岛是从南宋时期才逐渐从长江口堆积而成的。在古人眼里,崇明岛仿佛就是从大海中慢慢长出来的一样。

  经过调阅相关的历史资料,王建富发现,舟山群岛一带并非一直是海中的孤岛。沧海桑田的变迁让这个地区不断上演着今天的人们难以想象的变化。“从科学的角度来说,第四纪以来,就是200万年前到现在,经历了3次的海水上涨和后退的过程。‘塌东京,涨崇明’实际上可能是海岸线的变迁中的一些史实。”王建富说。

  大面积的调查发现,舟山海域的海底地形平缓,属于大陆架的自然延伸,海水深度一般不超过100米。在908专项的海底调查中,另一项工作是研究海底地质。科研人员通过专用设备,从海底取出一定深度的沉积物样本,通过分析舟山海域海底的沉积物成分,调查人员发现,这个地区的海底在沉积的过程中,也经历了几次海陆交替的变化。在这个过程中,舟山有的时候成为海岛,有的时候就成为大陆。最后的一次海进海退,就是距我们现在的6800年到1万多年这段时期。通过对比杭州湾古今海岸线的变化,王建富发现,杭州湾的古海岸线与现在有很大的不同。史书中记载的滩浒山岛的位置,在距今1600多年前的东晋时期实际上还处于海岸线的位置,而不是现在的海中小岛。

  据史书记载,“滩浒山在东晋永昌年间叫‘滩虎’。古代那个虎,是老虎的虎。这里设了屯兵的地方,叫滩虎关,作为一个军事重要的关隘。屯兵的时候,虎可能代表了一种威猛、一种武力、一种很强势的气势。” 王建富说。

  这些最新的调查证据似乎都在表明,“塌东京,涨崇明”的神话故事与古老的海陆变迁历史之间存在某种隐秘的关联。可是,这些海陆变化毕竟是发生在1万年前的事。当时人类还没有进入文明社会,更没有文字记载,这段历史又怎么可能流传下来,而演变成今天的传说呢?

  受海水冲刷和淤积的影响,从东晋一直到清代,杭州湾的北岸一直在后退,而杭州湾的南岸却在不断向北扩张,这造成杭州湾北岸大片陆地被海水淹没。这种海岸线的变化,极有可能造成原来的军事要塞滩虎关变成海中孤岛。那么现在的滩浒山岛,真的是东晋时期的海防要塞吗?在这个不为人知的小岛上是否隐藏着那个神秘传说的某些线索呢?

  从东晋时期的海岸线与现在的海岸线对比来看,在1600多年的时间里,杭州湾北岸的海岸线已经向北后退了20多公里的距离。当时,滩虎关周围的陆地陆续被海水淹没,地势较高的滩虎关也就变成了海中孤岛。王建富说,变成海岛以后,是不是那个关也不存在了,屯兵也没办法了,变成跟水有关系,那么后人在理解的过程中就用水浒的这个浒字去把它改写成这个样子,让它跟水的联系更密切。

  但是这段历史只能证明1000多年来杭州湾周围海岸线的巨大变化。在舟山的历史中并没有任何关于东京的记载。传说中的东京城真的存在吗?它与上海的崇明岛又是怎样联系到一块的呢?

  王建富说,从位置上看,大小金山的位置在滩浒山岛的北面。按照杭州湾北岸海岸线后退的规律,大小金山变成岛屿的时间一定晚于滩浒山岛。根据历史记载,大小金山是在宋代沉没入海的,而长江口的崇明岛也恰恰是在南宋时期才逐渐形成。这与舟山“塌东京,涨崇明”的神秘传说竟然无比吻合。大金山岛曾是一个叫“京县”的古城所在地,也叫“金山城”。有一个非常巧合的事情,在舟山当地的方言中,金山的“金”字跟东京的“京”字音是相同的。那么,是不是金山变东京这么过来的,很多人有了这样的猜测。

  

  徐福东渡从舟山出发的传说,结合地理条件,传说中有现实的影子

  “舟山有很多传说,要看你怎么去解读。”王建富说。那么舟山那么多的岛屿都有哪些传说与地名有联系呢?

  徐福东渡,有认为从山东出发的,也有认为从宁波出发的。但王建富认为:“肯定有某一次是从舟山经过的。”并从几个方面作了论证:

  从地理条件来分析,中国到日本、韩国,从舟山群岛出发,是顺风顺水的方向,并不是说山东跟日本近就一定能过得去。在以前木帆船的年代,船只远航主要靠季风和潮流行驶,靠人力摇橹是无济于事的。

  从洋流来说,舟山外海是台湾暖流,由南往北,过了日本再到太平洋,洋流到美国、加拿大。这条航线风力大、洋流强,靠人力是怎么也摇不过去的。为什么中韩竹筏漂流从普陀朱家尖出发会成功呢?这就是其中的原因。

  有资料记载,遣唐使的来往,是从朱家尖一带出发,从普陀山和洛迦山中间穿过,到葫芦岛再出去的。这也是为什么舟山有不肯去观音的传说。

  为什么有人说是从山东那边出发,因为山东半岛离西安近,离日本也近。但从山东出海,潮流和风向都不顺,很难实现直航。

  王建富说,徐福东渡从舟山出发的传说虽然缺少文献记载,但从地理各方面的条件结合起来,传说中有现实的影子。

  葛仙翁的传说虽无法考证具体起源时间,但可推定那是来舟山求道后的产物

  许多现实的影子被一代代人传诵,在传说的过程中不断地被神话,也正因为这样,这些事情才有生命力得以延续至今,如葛仙翁的传说,《神仙传》中手拿锅具的葛仙翁(葛玄),在舟山本岛第一高峰黄杨尖山及附近的高道山、翁山修炼。不仅景观风光独特,流传至今的故事传说也独特。

  王建富说,为什么葛仙翁到这里来炼丹,当然确实这也是有条件的。过去炼丹的人,会找名山大川和海岛。过去舟山群岛远离大陆,奇山、奇水和岛岸,构成了光怪陆离、云雾缭绕变幻莫测的海上奇景,正适合方士的情趣,也是他们追求的理想境界,比如《列仙传》中的安期生,《搜神记》中汉时的梅福,先后来过舟山群岛。

  舟山群岛的海岛山势不高。按照地理学的角度,大量都是丘陵,连低山都够不上,海拔500米以下的比较多。但是大陆海拔1000米以上的山,也不一定会常年云雾缭绕,受海岛特殊气候的影响,舟山的桃花岛安期峰、朱家尖大青山、东极东福山都有常年云雾缭绕景象。

  为什么会常年云雾缭绕,王建富说,主要是舟山湿度比较大,水汽比较充分,东南季风带来的水汽随着山坡往上爬,温度越来越低,原来的水汽凝结成了雾。就像珠穆朗玛峰的旗云一样,给人一种仙境、仙山的感觉。拥有这些条件,自然可以在这里炼丹了。如现在翁山公园所在地唐代时曾出土过鼎,当时认为这里就是葛仙翁道场。这个说明传说跟现实也是有关系的。虽无法考证传说具体的起源时间,但可以推定,那是葛仙翁来舟山求道以后的产物。

  很多历史在当时没有记载,通过地名可以提供很好的佐证,徐偃王的传说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很多历史虽然没有文字记载,但是通过地名,可以找到痕迹。王建富说,徐偃王的传说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葛仙翁

  据志书记载,西周的周穆王喜好巡狩玩乐,荒废国事。徐国(今淮泗一带)国君徐偃王广行仁义,东方36国诸侯共尊其为盟主。周穆王命令楚国出兵讨伐徐偃王,徐偃王不忍心战乱牵连百姓,撤到越国翁洲(今舟山),在洞岙一带筑城据守。徐偃王吸取亡国教训,整治军备,操练战阵,防备周朝的进攻。王建富说,临城现在的金鸡山,原名金旗山,当年,徐偃王就是在这个山头上,竖立金旗,号令四方;附近有座鼓吹山,系鸣金击鼓之处;今天的“陈岙”,原名“阵岙”,是“布阵列战处”。而“比战场”、“磨刀桥”等地名也都因当时的军事功能而留下很多地名。

  金鸡山与陈岙之间的城隍头山,又名城湾,就是徐偃王筑城的地方。后来,人们在这里建造了徐偃王庙来纪念他,历史上不少文人墨客都曾来此凭吊题诗。所以临城本是王城所在,是当时的行政中心,距今已有3000多年的历史了。1982年,在金鸡村徐家墩发现了东周遗址,在城隍头村毛家鸟墩发现了战国遗址,为志书的记载提供了实物佐证,证明了徐偃王在舟山的史料是真实可靠的。

  传说跟现实联系起来颇有意思,东岠和西岠的地名就是个例子

  传说跟现实联系起来是颇有意思的,王建富说,他经常拿东岠和西岠的地名作为例子。

  王建富说,在定海的地图上,我们可以看到定海的南部有两个岛,东岠岛和西岠岛。但是在舟山人的口中,西岠为“小巨”,而东岠为“大巨”,但是在历史记载中西岠为“大巨”,而东岠为“小巨”。那么我们相信志书里说的还是相信老百姓呢?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差距?关于这个岛名,其中就有一个很有意思的故事。

  清康熙年间,清政府决定重新开发舟山,重置了定海县,但是因为从明初海禁到清朝的展复,已经过去了300年,舟山许多岛屿的原有地名已经没有流传了。于是,县令就派了一个小吏乘船逐岛取名。

  船从西往东开,经过盘峙岛时,看到水流很急,很多漩涡在岛屿周围打转,就取名“盘屿”(盘峙)。然后又往东看,看到有座岛挺大的,也很雄伟,比盘峙还高,就遥指该岛对师爷说,那个岛就叫“大巨山”吧。

  师爷记下:“盘屿东有岛,名大巨山。”船一直向东开,开到大巨山边上一看,傻眼了——原来远远看到的一个岛屿其实有两个,远观叠加在一起,没有分辨出来。于是,小吏手一挥说:“这两座岛就叫大巨和小巨吧。”这时师爷问:“我刚才已经记下‘盘屿东有岛,名大巨山’,这怎么办?”小吏比较倔,挥挥手说:“记下就记下,你就写大巨山东有小巨山就行。”

  就这样地方志和地图的编辑们以正常的习惯进行思维,总是把大巨山注在较大的岛屿上,小巨山注在较小的岛屿上。而事实上,大巨山比小巨山要小得多。

  直到上世纪80年代,为避免继续混淆下去,才按照它们的位置关系分别更名为东岠岛和西岠岛。 

  

  摘自《望潮周刊》2012年7月6日第4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