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 -> 地名文化 -> 地名研究 -> 正文
【字号:||
欧洲地名标志观感
发布人:admin 发布时间:2015-11-26 15:10 来源:本站原创 访问:
  在工作中,我们不时听到关于地名标志设置的意见和建议。许多热心人不断道出“外国地名标志设置得如何,我们也应该如何”的话语。我们认为很多建议确有其道理,但有些说法尚需斟酌。当前,标准地名标志设置作为“全国地名公共服务工程”的一个专项,正在全国范围内顺利开展。探讨上述问题,就愈显得具有现实意义。前年春天,我们到欧洲参加地名培训,沿途见闻了法国及德国、意大利、奥地利等国家(为行文方便,我们统称这几个国家为欧洲国家或欧洲,但不代表整个欧洲)的地名标志设置情况,获得了对欧洲地名标志的一些印象,我们以观感的形式将其写出来,寄希望对探讨上述问题有所参考。由于出国任务是培训,加之时间短暂,难以深入了解相关问题,视角和看法是否正确,也愿通过本文与大家进行交流。

   

  (一)

  刚踏入欧洲,伴随着异国风光,一种特殊景观便向我们迎面扑来:在繁华的都市中,一个又一个地名标志进入了我们的视野,令人感到格外的亲切和欣喜。大家几乎同时发出了一种难以名状的惊叹:经济如此发达的欧洲,并没有忽视地名标志设置这些“小事”——地名标志如此之多、如此整齐、如此完善!面对这一切,大家显露了地名工作者的职业习惯,忽略了观光赏景,急切地捕捉着地名标志,然后就是不停地拍照。

  欧洲的地名标志主要是街牌和门牌。欧洲国家的城市建筑物虽然不是很高,但占地面积很大,且很紧凑,基本上是由建筑物划分出了一个个街区。所以,通过街牌和门牌,就基本上可以把城市的各个要素的地点确定并表达出来。从整体上看,欧洲各国地名标志给人突出特点有两个:一是设置密度大,在每个路口都有街路标志,在路段较长的中间地带还加设了地名标志;二是整齐划一,无论是在一个城市内还是一个国家内,同类地名标志的牌面样式、颜色、大小、书写形式相互一致。

  在赞叹的同时我们尚能保持理智,在心中打了个问号:我们经过的可能是主干道,难道小街小巷的地名标志也是这样完善吗?在法国的一个清晨,为了求证这个问题,大家放弃了观光,准备好巴黎市区地图,想专门深入到僻静的小街小巷,把巴黎的地名标志探个究竟。我们在一个地点分成小组,在图上约定好会和地点后就分头出发了。演练了几次,我们总能顺利会师,且不用费很大气力。真的没有想到,巴黎的“小胡同”的标志也是如此齐全,而且每个地名标志的名称和图上名称吻合度极高。我们在这些街道中进进出出,非常顺畅。在此,还必须补充一句:由于语言障碍,我们没有向当地人问路。

  在崇尚自由、张扬个性、追求标新立异的西方国度,我们为地名标志的如此健全、如此统一感到由衷的赞叹!在巴黎一个地名机构座谈时,我们问道:“你们的地名标志如此一致,是否有国家标准?”对方在弄清了国家标准的含义后,说到:“尚没有这方面的国家标准,在市政府有相应的大致规则,没有明确的条文。人们没有必要清楚了解这些条文。只要政府设置了一个标准的地名标志,其他人或单位会严格比照这个实物的样子去做。” 我们又问道:“那你们是通过什么使一国之内各城市之间地名标志如此统一呢?”对方似乎没有弄明白我们的问题。正在他们面面相觑,不知如何回答之际,有人脑子快,立刻变换了提问方式:“如果有人不遵守规则乱来,你们怎么办?”对方似乎没有回答这个问题:“没有人会乱来!他们都会按照样子来做。”这样回答难以让人满意——太绝对了,太极端了。于是,我们立刻穷追不舍地问:“如果万一有人…,你们怎们办?”对方两手一伸、双肩一耸,来了个自问自答:“他们为什么要破坏规则呢?——他们知道遵守规则对他们有好处,所以,没有人想破坏规则。”这个问题就这样结束了,似乎使大家有些失望。

  也就在对这种不解渴的回答失望之际,我们豁然明白了:欧洲是一个社会意识充分发达的社会。在这样的社会里,市民具有极强的自组织能力。在这样的社会,不需要更多的外在强制和约束,社会规则意识早已深入到人们心中。

  

  (二)

  在国内,许多人建议把地名标志中的汉语拼音改为英文。有的城市甚至说改就改了,在社会上引起了不少议论。拼写问题牵扯的方面很多,还涉及很多理论和技术层面的问题。在此,我们仅结合所见所闻,谈谈这个问题。

  我们当中有的人在未从事地名工作的时候,也曾主张用英文拼写地名标志,理由是:学习任何一种语言都是先学字词,再学拼音(音标)。对中国人来讲,会拼音的一定会汉字,会汉字的不一定非要会拼音。又有哪个国家写了汉字还要标注音标呢。因此,拼音对中国人是多余的。如果想方便外国人,就彻底地用英文好了。

  这次我们先到的是法国。法语和英语同属印欧语族,两种语言渊源很深,有很多单词相互通用。谁也不会否认巴黎是国际化程度极高的城市,也不会怀疑其英语普及程度,但我们却没有发现英语出现在巴黎的地名标志上。在法国的其他城市,我们也没见到有英文的地名标志。同样,在其他欧洲国家,即使其字词拼写与英语差异很大,它们都用本国的法定文字书写地名标志上的地名。在欧洲联盟,也未听到要统一欧洲地名标志书写文字的说法。

  在欧洲国家,我们并不认识当地的文字,但到了任何一个国家时,判断地名标志都不用费多大气力。一般只要通过标志的形态、位置及周围环境,就能顺利地在众多标志中判断出那个是地名标志。然后,通过将地名标志和地图上的名称相对照,就能确定我们所处的位置。我们完全可以反过来想,外国人到了中国也完全可以轻松地发现、判读地名标志。在这点上,大家大可不必担心外国人的智力。

  接受巴黎第一大学培训期间,我们遇到了一个法国朋友,他中文名字叫雷明,学过中文。当我们问他是否赞成一个国家用英文拼写地名标志时。他明确表示了反对:“如果那样,这个国家似乎变成英国了,完全没有那种必要。”我们解释:“用英文便于国际化,有助于你们外国人在该国的出行。”这回,他放慢了语速,很严肃、很认真地回答:“英文虽然在国际上广泛使用,但并不是国际法定的语言;如果你们在地名标志上用了英语,我们法国人会问:为什么不用我们法语呢?任何非英语国家人到了那里,可能也会提出这样问题。”应着他严肃的目光,我感到他回答得合理与否已经是次要问题了,他表达的对本国文字的尊重情感,确使我们震撼。

  无论在哪个国家,地名的命名和更名都代表着国家的主权和尊严,地名的用字和拼写都是非常严肃的事情。虽然,追求主权和尊严是一方面,进行国际交往又是一方面,但显然我们也不能只顾其一,顾此失彼。在全球化、国际化的当今世界,各国之间都在努力增进国际联系和交往,地名在其中的作用也日益凸现。在增强地名在国际交往中的作用方面,世界上各国一般都要通过联合国组织发挥作用,采取一致行动。该组织通过召开由各国政府代表参加的“联合国地名标准化会议”确定地名国际化规则,解决国与国之间在交往中碰到的地名问题,并由大会通过一个个国家的地名国际化方案。其中,对诸如汉字这样的非字母构词地名,规定以罗马字母进行拼写。1977年,第三届联合国地名标准化会议根据中国政府提交的方案,决定采用《汉语拼音方案》作为中国地名罗马化字母拼法的国际标准。换句话说,我国地名国际标准化的方案就是汉语拼音方案。在我国地名标志上,除了书写汉字外,我们还用汉语拼音进行拼写,这本身就是按照国际规则、以标准化方式方便国际友人之举。

  我们具有热情好客、为他人着想的传统,这是优良美德。但热情归热情,一定不要失去理性。实际上,可能我们舍弃的东西恰是别人需要的。我们在张开双臂,欢迎世界八方宾客的同时,必须真正了解外国人、知晓国际规则、理解国际化的本质问题。也千万不要忘记这样一句话:民族的才是世界的。

  

  (三)

  在地名标志设置方式上,欧洲的地名标志有很多可取的地方。其最突出的一点就是地名标志与其他标志以及环境间的协调统一。

  欧洲的地名标志在设置上,一般是“因地制宜、就地取材”。如果在路口有建筑物,就把标志钉在建筑物的墙上。还有的地名标志设在交通信号灯的灯杆上或电线杆上。常常见到一个杆子上同时有几种标志,只有当周围没有其它地物可依,地名标志才单独设置。这样,路口显得非常的简洁和明快。欧洲地名标志在设置时考虑得非常细致,通过标志杆、架的颜色变化,与环境融合在一起。在草地边缘设置地名标志时,就把标志杆做成绿色;当标志需要和树木一起并立时,则把颜色换成棕色,使其和树皮的颜色相一致。从视觉上,体现了人工设施与生态环境的和谐相处,颇具美感。

  在这点上尤其值得我们借鉴。在我国很多城市,到处是密密麻麻的各类标志,一个标志就是一根杆子,似乎构成了都市中的丛林。在一些繁华的路口,本来就人流大、空间小,林立的标志影响了人的行走,总觉得缺了点人文关怀,也显得很零乱,缺乏美感。

  在国内,一些地方的同志也纷纷反映,我们政府部门的职能划分很明确,在城市设施建设问题上,相互制约的现象比较严重。假如地名部门想设立一个地名标志,要经过有关部门的批准,通过许多环节。如果部门之间相互掣肘,还会遇到难以想象的难度。要想把地名标志和其它标志集成在一个附属物上,恐怕就更难了。

  除了主要的地名标志外,欧洲国家还设立了大量的指向性的地名标志、辅助地名标志,和主要地名标志一起构成了完善的地名标志导向系统。这些标志一般设置在路口或转弯的地方,标示出到一些建筑物、场所的行进方向,出示周围地图。这些标志的设置方式灵活,材质选择比较考究,样式新颖、美观,具有很强的艺术观赏性,不乏创造性和想象力。这也是非常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

  

  (四)

  通过这次培训学习,开阔了我们的理论视野,也使我们对欧洲部分国家地名标志设置情况、设置水平有了初步了解,也加深了大家对自身所从事工作的认识。

  应该说,我国的地名工作和国外很多国家比,具有很大的优势。我国政府对地名工作向来非常重视,把地名工作作为政府职能的一部分来对待。每个职能部门中都有专门的人员从事地名工作,全国从上到下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地名工作者队伍。这是国外很多国家所不能比拟的。也应该说,我们在地名标志设置方面也有很多先进的做法,打下了较为雄厚的工作基础。我国在1999年颁布了地名标志方面的国家强制标准《地名 标牌 城乡》。为推动标准地名标志设置,促进经济和社会的发展,民政部、交通部、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技术监督局联合下发文件,在全国范围内统一部署了标准地名标志设置工作。为适应经济社会发展新形势对地名工作的新要求,今年初,我国启动了“地名公共服务工程” ,引起了各级政府的高度重视和各地的积极响应。其中,地名标志设置是地名公共服务工程的一个重要专项内容。这个专项的任务和要求是:设置比较完善的城乡系列地名标志,为人们出行提供方便;在完成城市地名设标工作的基础上,从今年开始用5年时间完成县乡镇地名设标工作,做到全国城乡都有符合标准、数量足够、便于公众使用的地名标志。国家如此重视这项工作,必将推动我国地名标志设置事业有更大的发展。

  设置地名标志的目的是提供公共服务,服务的宗旨就是“用户满意”。我们的用户是非常广泛的群体,可以来自不同的国家,来自不同行业。他们的需求内容和需求方式也会多种多样。这要求我们要以强化“为民服务”和“开拓创新”意识为重点,强化行政职能,把地名管理和服务有机结合、相互促进。为了充分满足各方面的需要,我们各级地名工作者应该以全球化、国际化的视野思考问题,积极借鉴国外的先进做法,取长补短,不断创新地名服务方式和途径,努力构建内容丰富、健全完善的地名公共服务体系,开创地名公共服务的新局面。

  我们常听地方同志讲,“地名标志是外地人的眼,是本地人的脸。”就是说,一个地区设置了完善的地名标志,可以方便外地客人辨识行走路线,顺畅通行;如果地名标志设置得不像样子,会影响当地的形象,当地人会觉得脸面无光。按照这种说法,对于一个国家来讲,地名标志设置状况也折射着一个国家的形象。目前,世界各国往来中国的人员日益增加,而且,正在紧张筹备奥运会和世博会,我们设标专项工作任务也显得格外重要和紧迫,需要各级地名主管部门与相关部门共同行动,及早完成这一专项工作。既然我们有如此大的工作优势,完全有理由把我们的事情办成世界一流的。

  

  

  民政部参加欧洲地名培训成员:张炳善、浦善新、陈克相、胡小勇、李诗洋、付长良(执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