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 -> 地名文化 -> 地名故事 -> 正文
【字号:||
“定海”——从宁波人手中抢来的地名
发布人:admin 发布时间:2017-10-11 14:52 来源:本站原创 访问:

定海,宁波;宁波,定海,“海定则波宁”,波宁方有生机!定海、宁波这对唇齿相依的“兄弟”,共同经历了历史的风雨,共同开创了繁华的“海上丝绸之路”。而他们相互间的地名关系被历史的大风所吹乱,被皇权的意志所摆布。但“兄弟”感情始终剪不断、理还乱,甚至弥加亲密。下面,就让我娓娓道来皇权给定海、宁波这两地地名带来的奇特影响。

定海,一个舟山人耳熟能详的地名,一个曾经震惊世界,影响了中国历史发展进程的地名。

 说起“定海”,很多人的第一反应是:定海?哦,想起来了!中小学教科书学过——鸦片战争定海保卫战。“定海三总兵”葛云飞、王锡朋、郑国鸿是我们抗击外夷的伟大的民族英雄。舟山群岛,我国最大的群岛,祖国的鱼仓。定海就是舟山市的一个区。

(图:定海文化广场)

其实,老舟山人都知道,定海县是舟山市的前身,清代和民国时期,其管辖范围包括了舟山群岛的大部分区域。但是,鲜为人知的是,定海县这一地名,曾经是通过皇权从宁波人手中抢来的。

史书记载,定海县(昌国县)也曾是宁波府(明州府)下属的一个县,到现在还有不少人误将舟山、普陀山等归属于宁波的。

得益于陆海交汇、江(河)海联运等优势,在遥远的古代,宁波就是山海贸易之地,在公元前221年秦始皇统一天下之初,设置了——一个因贸易而生的城镇。其时,舟山群岛虽然早已有人居住,但还处在默默无闻,偶见于商人和方士口中的“海上仙山”。因为没有专有的地名,商人和方士们往往以“甬东”和“海中洲”来泛指包括舟山群岛在内的海上岛屿。也就是,估测一下是甬江东面的那个地方和海面上的那些岛屿。

三国时期,丹药文化的兴盛促成了舟山群岛地名的产生。有一著名道士号称“葛仙翁”,一段葛玄炼丹的故事,让寂静的舟山岛被人们传称为翁洲或翁山。当然也有一种传说,谓之舟山群岛曾是古翁国所在地,翁姓的发源地。但由于资料的缺乏等原因,不曾考证,这种说法也就没有得到普遍的认可。


(图:定海中大街)

纵观历史长河,舟山群岛真正引起朝野的重视是唐开元二十六年(738年)才出现,朝廷置翁山县。舟山群岛的族老们奔走相告,喜气洋洋地将箪食壶浆齐聚在舟山岛南岸的简易埠头上,迎接舟山群岛的第一任“行政长官”——翁山县令王叔通。

开元盛世之期,大唐朝廷之所以在舟山群岛设置翁山县,既有全国经济发展的大背景,更离不开“海上丝绸之路”发展和由此带来明州港的繁盛。

得益于隋朝开通的京杭大运河,唐代的海上贸易更加兴盛,生丝、丝绸、瓷器、五金等源源输出国外,珍珠、香料、象牙、犀角、玳瑁等奢侈品和药材由此得到大量进口。在此背景下,地处三江口的和长江口的扬州因其独特的地理位置,沟通陆海联运,远洋大帆船靠岸卸载分流,内河平底船齐聚中转交易,中转港的地位再次得到提升,对外贸易规模不断扩大,经济社会得到了快速发展。在这个交流过程中,自古因海上贸易而建立的县,以其联络江海和交通中转的优势,也成为来自“南洋航路”的东南亚、南亚各国货物从广州登岸后,经“沿海航路”中转入中原的集散地,遂形成“东南际海,海外杂国,贾舶交至”的大海港因贸兴市的县,从此成为海上丝路”上的大港口,经济实力已经远远超越了一般的县治。

开元二十六年(738年),开创了“开元盛世”的唐玄宗,试图进一步加强县的管理,扩大外贸规模,批准了江南东道采访处置使等官员的请求,升县为明州,并将原辖地分为、奉化、慈溪和翁山四个县。这其中的翁山县,就是以舟山群岛为主体,主要从防卫明州港的海上安全出发而设立,当时人口仅有数千人。

升格后之所以取名为明州,史书的说法是以四明山为名,但其中是否包含了唐玄宗希冀以此次行政区划调整,为大唐走向海洋带来光明前景的涵义,也未可知。

明州设立以后,把镇江附近因运河改道而失业的五百户流民迁徙到包括翁山县在内的明州境内,大大充实了能够参与和协助贸易活动的民工,起到了开发海岛和安置流民的双赢效果。

新设立的翁山县下辖富都、安期、蓬莱三个乡。第一任县令王叔通到任之后,选址在舟山岛南岸的镇鳌山麓建城。

建城之后,古老的舟山群岛不仅设立了县级行政区,也第一次拥有了城池,社会经济发展开始与中原地区接轨。

安史之乱之后,当时世界上最强大的大唐帝国逐渐没落,盛唐时期因守护海上丝路而新生的翁山县不小心被沿海的农民起义撞了一下“腰”,仅存33年即被撤销舟山群岛发展的脚步受到迟滞。

然而,丰饶之地总有闪光之时。孤寂的舟山群岛再次因宋代海上丝路的繁盛而复兴,成为关乎国家兴盛的“昌国”之地。

与瓷器的英译名“China”源于阿拉伯人对“秦”的音译,是对海上丝路的古老记忆一样,“昌国”地名的产生直接源于对海上丝路的忠实守护。

公元978年,吴越国纳土归宋。然而,北宋皇朝虽然结束了十国的纷争,却始终难以摆脱与周边少数民族政权长期对峙的积贫积弱局面。在这种形势下,海上丝路取代陆上交通成为沟通中外往来、获取商贸利益的主要途径。

自唐代开始,精美的中国瓷器在世界各国受到了热捧,沉重易碎的瓷器成为海丝路上的大宗货物。

受唐代影响,宋朝廷自建国之初就十分重视和鼓励海外贸易。公元971年,宋太祖在广州设立市舶司负责掌管海外贸易和征收关税等事务,重开外贸窗口。

北宋熙宁年间,经过范仲淹主张的“庆历新政”和王安石主持的“熙宁变法”洗礼之后,宋朝廷实行更加空前的开放政策。当时,强大的贸易船队与东洋的高丽、日本和西洋诸国都建立了贸易关系,影响直达西亚和非洲。

然而,扼守江(河)海联运门户的舟山群岛的海上治安问题,一直是北宋廷扩大贸易规模的瓶颈。北宋熙宁六年(1073年)农历四月,根据曾任鄞县知县,时任同中书门下平章事王安石等官员的奏请,宋神宗赵顼先是准许在舟山群岛置尉负责海岛治安与剿灭海盗事宜。继而又于两月后在故翁山县地重建县治,并弃用旧翁山之名,赐新县名为“昌国”。

根据舟山历史上第一本独立的地方志——宋宝庆《昌国县图志》的记载,昌国县初设之时为下县,是当时十等县中的最低一等。但是,为什么给这么一个偏远、狭小的下等县取了一个高大上的“昌国”名称呢?为了鱼盐资源?显然,当时舟山群岛的鱼盐资源还没有上升到关乎国家命运的高度。

关于昌国地名的含义,元《大德昌国州图志》对王安石等人的奏本进行了详细的解读:“意其东控日本,北接登莱,南亘瓯闽,西通吴会,实海中之巨障,足可以昌壮国势焉。”也就是说,大宋朝廷从海洋的视野出发,将建县问题上升到了保护海上丝路安全,关乎国家富国的战略高度

昌国设县之后,经过舟山群岛到达明州、杭州和长江口、山东半岛等地的海外贸易得到迅速发展,舟山群岛从此步入与国家命运,民族兴衰息息相关的新时期。

昌国设县之后,海路靖绥。在舟山群岛的强力拱卫之下,从明州出发的东洋航路与经广州水水中转后的西(南)洋航路,以及从长江、运河而来的运输线在此交汇,宋朝廷1102年,在杭州、明州设置市舶司明州和杭州作为江(河)海联运中心的地位得到了巩固。其后,高丽朝廷曾指定明州为中韩官方贸易的唯一定点港。昌国县的站岗放哨,对当时称为明州的宁波的发展,起到了重要的保障作用。

元朝灭宋以后,由蒙古族建立的蒙元朝廷,在东征西伐中与世界各类文明广为接触,既具有大陆文明所难得的开阔视野,又保持了马背上民族的原始野性,对外实施了和平贸易与武力征讨并举的政策。地处海陆交汇处的舟山群岛,因此成为海上贸易和海上征伐的交结点,催生了行政区域的升格。

公元1274年,忽必烈在攻打南宋的同时,组建了一支32300人的蒙、汉、高丽三族联军,从朝鲜半岛出发东征日本。在取得小胜之后,因台风袭击而受挫。

征东失败之后,忽必烈又两次遣使日本递送国书,均被杀害,令他大为震怒,决心再次出征日本。

南宋被灭之后,元军招降宋军和海盗,在东南沿海筹,拟从当时称为庆元的宁波出发,从海路征东。

其间,元朝廷根据筹备征东工作和守护贸易航线的需要,于1278年农历二月,昌国县升格为昌国州,舟山历史上第一次出现了地市级的行政建置,并破例授汉人刘思义为宣武将军衔,任命他担任相当于市委书记的州达鲁花赤一职。

“风云定海山,东方新港城。”因“海上丝绸之路”而生的舟山群岛,历史上风云变幻,几经波折,既经历了唐代设立和撤废翁山县,北宋复设昌国县,被朝廷赋予“东控日本,北接登莱,南亘瓯闽,西通吴会,实海中之巨障,足可以昌壮国势焉”的历史重任,又被元朝破格升级为昌国州,为防卫中国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安全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也经历了深受倭寇和海盗之害,被明朝皇帝朱元璋全面封禁,以及被英国殖民者坚船利炮打开国门的血泪历史。

(图:清康熙皇帝画像)
然而,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人为的“海禁”掩饰不住战略要地的闪亮光芒。在经历了明朝廷的血腥“海禁”之后,当历史翻到清康熙年间之时,强大的大清帝国平定了台湾,绥靖了海疆,清朝廷重新开放广州、漳州、宁波、云台作为对外贸易港口,准许外国商船前来交易。此时,朝廷上下再一次看到了舟山群岛的重要战略地位,展复舟山的动议正在悄悄地酝酿!


下面,笔者带大家子了解一下“定海县”地名从宁波迁移到舟山的过程。

清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浙江巡抚赵士麟,会同定海镇总兵孙惟统等撰写了《舟山展复事宜疏》,向康熙提出建议复迁原籍舟山各岛的百姓回岛,并鼓励内地农民迁至舟山群岛垦荒屯田,提出“舟山为宁郡藩篱,亟宜展复设兵防守,请移定海总兵于舟山,统三营驻扎镇守”的主张。于是,清政府颁“展海令”,开始展复舟山,并移定海镇到舟山岛,建舟山镇。从此,舟山群岛渔农盐百业渐渐复兴。

清康熙二十五年(1686年)农历五月,舟山镇总兵黄大来会同浙江巡抚赵士麟等,向皇帝提出了在舟山群岛重设县治的建议。翌年农历五月,康熙皇帝批示,“山名为舟,则动而不静”,舟山与宁波相邻,海定才能波宁,下诏改“舟山”为“定海山”,并亲自挥毫写下“定海山”三个大字,赠赐给地方官员。于是,根据康熙的指示,清朝廷于1688年批准在舟山群岛设立定海县。

然而,新的问题出来了,在此之前,宁波府辖下已经有了定海县!这个定海县,始建于后梁开平三年(909年),初名望海县,未几改为定海县。明洪武二十年(1387年),朱元璋撤销了昌国县,将原昌国县管辖的舟山群岛改隶于定海县,这个体制延续了300年。


(图:藏于定海御书楼的“定海山”额)

也就是说,此前的定海县,不仅已经存在了779年,而且当时还是舟山群岛的上级。

变幻无常的历史大风,吹乱了明州地名的发展轨迹!

公元1195年12月27日,也就是南宋庆元元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南宋第四代皇帝宋宁宗赵扩继位,改年号为庆元。在古汉语中,“元”代表了一个新的开始,一个新的起点,宋宁宗赵扩之所以用“庆元”作为自己的年号,我们猜测也许是出于对其父赵光宗以身患精神病之躯治理天下,朝野上下乱作一团,以及太上皇宋孝宗驾崩,光宗却疑神疑鬼,拒绝出主大丧,上演了君主制下前所罕见的人伦闹剧等乱象的厌倦,希望开创一个新的纪元。历史往往也掩埋了许多秘密,其中的真正原因,也许只有地下的赵扩自己才心知肚明。

同王安石曾经担任鄞县县令,对舟山群岛的地位和作用了如指掌,促成了昌国县设立一样,赵扩曾经遥领明州观察使,尝尽海上贸易的甜头一样,赵扩对明州的感情犹为深厚。不知是出于感恩还是其他原因,登基之初,赵扩即效仿高宗以年号名将越州改为绍兴的做法,突然将明州升格为府,并以年号将之改称为庆元府。

元代,庆元府又改为庆元宣慰司和庆元路总管府,其中,昌国县升为昌国州后仍属庆元路总管府。公元1368年,以明教发家的农民起义军首领朱元璋消灭了元朝,收编了浙东起义军方国珍,建立了明朝。考虑到庆元路在字面含义上的忌讳。朱元璋复活了已经废止了173年的明州地名,改庆元路为明州府。

但是,过了十多年以后,一个名叫单仲友的鄞县读书人,却提出了一个影响了一系列地名命运的建议:“明”是大明朝的国号,明州地名与国号名重名,应当避讳。于是,公元1381年朱元璋从明朝水军薄弱,海防困难以及明州府下有定海县的思路出发,取“海定则波宁”的意思,将明州改称宁波府。宁波地名从此沿用至今。

由此可见,“宁波”地名属于“定海”的派生地名,两者连在一起,共同构成“海定则波宁”之义,定海、宁波这两个地名实为血脉相连,唇齿相依。

康熙皇帝诏改“舟山”为“定海山”,虽然利用皇权强抢了宁波人的地名,但也更加拉近了甬舟两地的感情。


 


 

(图:定海区东大街)

(图:定海城区鸟瞰)(建议跨页排版)